上海国际数码印花工业展览会

第九届上海国际数码印花工业展览会

2018.4.19-4.21 |  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 W1,W2馆

TPF走入数码印花终端应用系列02

这一站TPF来到了耳熟能详的印染集群地,浙江绍兴。此次我们参观了柯桥国际纺织品博览会并深入中国轻纺城,聆听用户的心声。

对数码印花的看法与需求各不相同
我们通过此行了解到数码印花设备用户的企业规模,发展趋势,品牌定位,目标客户等的差异,影响了他们对数码印花的看法与需求。

例如柯桥本地一家小型纺织企业,其采用的主要印花方式是丝网印花,起订量为1500米。当提及数码印花时,对方的第一个反应是,贵。他打了个比方说,丝网印的成品布假设卖10元,如果通过数码印花去印,加工费就已经要10元了,很贵。所以他们基本上只有打样可能会考虑数码印花,如果用数码印花去做大货,价格太高。

再例如一家大型纺织印染企业,主打产品是数码印花面料。其拥有几十台数码印花设备,均为进口品牌,也拥有自己独立的设计师团队。在沟通时对方表示他们的产品价格在市场上的确是偏贵,产品定位在中高端,但是他们有成熟的渠道,有固定的客户,上下游都有稳定的资源,价格并不是个大问题。他们的设计师团队大部分来自海外,主要是为了迎合目标市场的设计需求。另外用户还与小编分享了一些市场资讯,例如原材料在往年通常是年底调整价格,今年趋势是整年都在上涨;例如随着环保要求的提高,某些地区印染厂关闭或是停工,比如太湖流域。

另一家我们走访的企业,因为其看好数码印花的发展趋势,希望扩大数码印花业务,正在寻找进一步提升产能的方法,同时在市场上加大宣传力度。他们采购过进口品牌与国内品牌的数码印花设备,目前正与国内的设备供应商紧密合作,同时也关注着single-pass的技术发展。其业务主要是转移印花,转印纸的价格不断上涨带来了一定的影响,但因为量大,在纸的价格上有一定的议价能力,所以能够尽可能地将影响缩小。

对数码印花的认知度参差不齐
在中小型纺织面料企业中,自己生产坯布而将印花的环节外包出去似乎是更为常见的做法。

当我们向不同面料厂家提及数码印花的时候,得到的回答可能是“不太了解也不做。”“做啊,这些都是。”“不太做,但是你需要也可以做。”“看客户需求了,都可以做”“什么数码印花,我是销售人员不懂这个。”市场内有一家主营亚麻面料的店家提起他们有合作的数码印花企业,客户也可以只从他们这买坯布,但是建议买成品,因为他们可以保证印花的质量,在亚麻面料上要印好并不容易。

数码印花如何借互联网这股东风
位于柯桥的中国轻纺城始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,是全国首家冠名“中国”的专业市场。最著名的中国轻纺城传统交易区,总面积102万平方米,主要包括北联市场、东升路市场、老市场、联合市场、天汇市场、东市场、北市场、西市场等,产品主要包括服装面料、家纺面料、窗帘等。通过与不同的店家沟通,我们了解到轻纺城近几年的人流量逐年减少。

有一位市场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,他之前在市场内有一家店铺,主营窗帘,现在已经交给他儿子经营,更多通过线上渠道销售产品。他认为实体店铺受到网络的冲击不小,影响了前来采购的人流量。在市场内小编还遇到一位主营围巾的店主,她在介绍的过程中饶有兴致地提到他们销货的平台有淘宝和微信,还可以帮助感兴趣的客户开微店。

如何借互联网的东风,发挥数码印花小订单多批次的优势,也是值得思考的问题。

数码印花配合环保
在浙江省重污染行业中,印染、造纸一直“榜上有名”。浙江省环境保护厅于2017年5月发布文件《关于印发2017年浙江省重点监控企业名单的通知》,其中确定2017年浙江省废水重点监控企业906家,集中式污水处理厂233家。小编浏览了一下名单,在这些重点企业中,绍兴市柯桥区的印染、纺织相关企业约有150多家。

可持续发展是永恒的议题,因为环保,数码印花在市场上正获得越来越多的关注。在此次展会上,我们也发现有一些数码印花设备展出,据展商反馈,有很多观众前来咨询数码印花的技术与应用问题。

TPF将持续致力于探索终端用户对数码印花的实际反馈,并洞悉他们所处的市场。

关于TPF TPF 2018(第九届上海国际数码印花工业展览会)由亿百媒会展(上海)有限公司(UBM China)和上海隆阳会展有限公司共同主办,将于 2018年4月19-21日在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W1-W2馆盛大召开。23,000平米展出面积,超过 200 家展商,来自50个国家超过16,000人次,9,800位海内外专业观众前来参观,其中65% 的观众将来自于家纺、服装及成衣、印染厂、面料加工、皮革陶瓷等终端用户。同时超过50家行业权威媒体,全方位报道。全球领先媒体“美通社” 也会将TPF最新资讯在旗下各大众媒体平台进行全球发布。